您现在的位置是:沅江教育信息网 > 上映一周遭下架,徐克用第一部电影惨痛代价,开启港片一个新时代

上映一周遭下架,徐克用第一部电影惨痛代价,开启港片一个新时代

时间:2020-12-04 01:39  来源:沅江教育信息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上映一周遭下架,徐克用第一部电影惨痛代价,开启港片一个新时代

丨本文首发于皮皮电影

皮皮电影 / 每天一部精彩电影推荐

1979年是香港电影“新浪潮元年”,这一年中有两部电影称得上“惊世骇俗”

一部是许鞍华拍摄的B级片《疯劫》,还原香港真实奇案,女神赵雅芝的表现令人惊叹,影片以85万港元成本,最终拿下213万港元票房。

另一部是徐克的执导的处女作《蝶变》,虽是武侠片,却画风诡异,内容颠覆

在这部影片中,徐克构建了一个弱肉强食的大江湖,之后却又通过一个密室,将一个武侠故事演绎成一部迷雾重重的悬疑惊悚片。

01、

影片故事发生于一个叫“武林新纪”的年代。

在经历了两次武林大战后,老牌高手尽丧,江湖涌现出七十二股新兴势力,合称为七十二路烽烟。“十色旗”和“天雷堡”是其中势力极大的两个帮派。

展开全文

干戈如林的武林中,一位不会武功的落魄书生方红叶(刘兆铭饰演),创办了一份叫《红叶手札》的小报,记录着武林中的时势与英雄事迹。

他是这部电影的男主,也是是这个武侠世界的新闻记者,明察秋毫,人设类似柯南。

方红叶坚持撰写札记,记录武林奇案十多年,已经积累了极高的人气,《红叶手札》也成为武林中黑白两道争相传阅的奇书。

新纪二四年六月初六那天,有个叫毒黄蜂的人,带着一部只有8页的《红叶手札》,到霸桥一间造纸厂里要求老板在十天之内赶印五千本,并交由霸桥书斋包销。

这8页《红叶手札》记载了武林中出现的一种杀人蝴蝶,但纸厂老板很快辨认出这8页是伪造的,并非出自方红叶之手。

可怕的是没过多久,这位纸厂老板就遭到灭口,而杀人蝴蝶的传说亦不胫而走。

故事到了这里,就出现了第一串疑团:纸厂老板因何而死?被谁所杀?

为了查明真相,方红叶来到了相传有杀人蝴蝶出没的山羊城沈家堡,见到了正遭到杀人蝴蝶侵害的堡主沈青(张国柱饰演)。

与方红叶一同被邀请到沈家堡的,还有十色旗主田丰(黄树棠饰演)和女侠神行青影子(米雪饰演)。

方红叶等三人来到沈家堡,发现堡中的下人多数都因为恐惧而离开了,只剩下堡主沈青和灵珠夫妇,以及他们的婢女阿知。

为了躲避杀人蝴蝶的袭击,他们都躲在沈家堡的地下洞穴里。

但随后沈家堡中田丰带来的手下却接二连三被杀人蝴蝶袭击死去,最后连堡主沈青也未能幸免,且死状非常恐怖,已经面目全非,难以辨认。

这里又出现了第二串疑团:杀人蝴蝶从何而来?是否有人操纵?堡主沈青是否被谋杀?

沈青在临死前留下遗书,要他的妻子灵珠用飞鸽传书召集天雷堡的天相穿云孙刚、地相神火郭力、人相千手李剑三人到沈家堡议事。沈青留下一封遗书,须三人到齐时才可以拆封观看。

郭力和李剑两人接到书信后很快就赶到沈家堡,但他们却迟迟未能等到大师兄孙刚,便只好在堡中暂时住了下来。

此时堡中却出现了一个全身穿着黑色铠甲,刀枪不入又战斗力极强的神秘人,在堡中到处杀人。

这个神秘人在沈家堡中横行无忌,即使面对众人团团包围都能全身而退。

他的出现令留在沈家堡中的众高手都束手无策,田丰的手下白老三、洪十娘,天雷堡千手李剑等人都先后死于非命。

这个人到底是谁?未曾到场的孙刚是否已经遭他杀手?这些都是萦绕在众人心中的未解之谜,也是最大的疑团。

02、

正在片中人阵脚大乱、人人自危,银幕前的观众也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男主角方红叶却及时跳出来,为我们揭示了事件的真相——

神秘人就是沈家堡堡主沈青,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天雷堡中的无相余真。

原来天雷堡由一位研究天文的隐士一手建立,他不但武功顶级,也精通天文地理。他的门下有四大弟子,人称天雷四相,分别是:天相孙刚、地相郭力、人相李剑和无相余真。

排行老四的余真被三个师兄胁迫躲在沈家堡的地下制造杀人武器天雷连珠火枪。为了避开江湖的耳目,余真便改名沈青,对外则宣称余真已经去世,只有三个师兄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天雷连珠火枪即将完成之时,余真决定要对付三个师兄。他先消灭师兄们留在沈家堡内的线眼,再利用妻子灵珠的御蝶术,制造蝴蝶杀人的假象。

同时,余真又收买了一个叫毒黄蜂的人,让他用8页假《红叶手札》在江湖上谣传杀人蝴蝶的事。由于纸厂老板一眼就识破这8页《红叶手札》并非出自方红叶之手,便遭到毒黄蜂的杀害。

余真回头又邀约田丰和青影子等人来到沈家堡,想借他们之力对付自己的师兄,等到他们两败俱伤之后,自己再出来收拾残局。接着余真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让众人以为他已经被蝴蝶咬死,再召集他的三个师兄来到沈家堡中。

而大师兄孙刚在半路上就被余真杀死,当余真以神秘人的身份出现时,他所用的正是孙刚的兵器,这样做也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

当真相被揭开之后,余真也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但方红叶并没有为难余真,因为他不会武功,在武林中只是一个旁观者,不会参与江湖纷争。

久历江湖的方红叶知道何时应该全身而退,他很快就离开了沈家堡,也只有他能够全身而退。

余真、郭力、田丰三人为了争夺天雷连珠火枪,留在天雷堡决斗,他们最终自相残杀而死。

女侠青影子本想回来救人,却也惨遭余真放出的神火飞鸦(一种会爆炸的乌鸦)炸死。

03、

抛开贯穿始终的悬疑故事,片尾大混战呈现出来的视觉奇观,也尽显徐克的大师风范。

在余真脱下面具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余真、郭力和田丰三人随即陷入你死我活的生死混战。

这一段并没有遵循“常规操作”以刀剑对决来展现,而是三人都使用了暗器对射这种非常规兵器。

余真和郭力是天雷堡同门,他们使用的更是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掌心雷。只见随着三人扬手,飞镖石子纷纷打出,配以连环爆炸,看得人胆战心惊。

这些独具一格的武打,也只有徐克的电影才能想到,都是出自他的奇思妙想,以及动作指导黄树棠的编排。

黄树棠正是片中十色旗主田丰的扮演者,他后来在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系列中饰演的“求叔”何应求一角也许更加深入人心。

徐克一向对武侠电影泰斗胡金铨不吝赞美之词,他的第一部武侠电影,也出现很多偷师胡金铨的构图和叙事方法,写实化的武打套路也显得朴素而真实。

此外为了加入悬疑的元素,徐克对悬疑大师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作品也有所借鉴。

杀人蝴蝶的出现,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希区柯克的《群鸟》;侠客之间的决斗又模仿美国西部片;全副铠甲出现的余真,又像是来自日本武士电影;只有地下洞穴中的密室冲突,人性的考验与反思,是徐克自己的独创。

武林大战之后出现的“武林新纪”,明显是对国家二战之后历史的隐喻。

以一种超身物外的形象出现的方红叶,亦正是徐克本人的化身。他用一种上帝视角揭示真相,亦洞悉人性,令心怀鬼胎之人无所遁形。

而人性揭露之后,便会陷入失控与混乱,片尾的三大高手混战,正是这种混乱的呈现。而最终这些心术不正的人,也都逃不脱自相残杀之后彻底泯灭的命运。

作为徐克的处女作,电影从人物塑造和起承转折虽能明显看出很多功力不足的地方,但徐克桀骜不驯的锋芒已经初现。

04、

《蝶变》于1979年7月20日上映,上映仅1周就被下架,票房只有115万港元。

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

第一:风格过于新颖,超前,观众一下不能接受。

第二:故事讲述的逻辑上,还是较为“混乱”

对比徐克后来的《黄飞鸿》系列、《青蛇》、《梁祝》、《刀》等成熟作品,显得非常青涩。

整体上看,主题表达上较为“混乱”,其后他又拍出了《地狱无门》和《第一类型危险》,这三部电影合称为“混乱三部曲”。

《地狱无门》上映9天,拿到105万港元,《第一类型危险》上映14天,拿到225万港元,票房都不尽人意。且它们因为极度血腥暴力,都得到香港电检处的“特别照顾”,被迫删掉了一大堆血腥镜头之后才获准上映。

对于徐克这种“独孤求败”的拍片精神,香港的电影投资人都吓破了胆,此后一段时间没人敢找他拍戏。

但徐克痛定思痛之后,很快用一部年度票房榜第4位(748万港元票房)成绩的《鬼马智多星》作出回应其本人也借此彻底翻身。

又会玩风格,又能拍卖座好片,徐克手底有多少料,真让人看不懂猜不透,从此之后他便得到一个“老怪”的外号。

背负着“徐老怪”之名,徐克从此开启了叱咤风云二十年的武侠电影之路。

如今我们再回头看徐克这部处女作,不免感叹,不正是它开启了香港武侠片的一个全新时代嘛!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热血丹心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