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沅江教育信息网 > 陶身体剧场新作《10》沪上献演,修心内观打破外境

陶身体剧场新作《10》沪上献演,修心内观打破外境

时间:2020-10-25 01:53  来源:沅江教育信息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陶身体剧场新作《10》沪上献演,修心内观打破外境

陶冶与段妮(02:52)

你的身体在发生着什么?如何与外界发生连接?

一声梵音,舞者倾泻而出。“陶身体”的舞者以身体的百转千回寻寻觅觅,去追寻时间的源头;他们唤醒身体,内观自己外视空间,向生命发问。10月17-18日,陶身体剧场将带着数字系列作品《9》、《10》来到上海,登台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舞者们用舞蹈表达生命的无限价值,也向世人展现身体的奥义。

作品《10》。本文所有剧照来自陶身体剧场

今年疫情期间,编舞陶冶有感而发,创作了《10》。“今年的疫情是一次狠击,世界比想象中脆弱,而人与人之间的焦灼、隔绝、孤独成为群体性的状态,人在命运面前真切地体会到无力感,《10》在这样一个背景上发生,并直接指向人与人之间的连接。”陶冶邀请了十位舞者共同完成这部新作,他们相互围拢,形成一个圆形阵列。

《10》舞台全黑,仅一根光柱在正中间,主创将“10”拆解为1和0,1是那个光柱,而0则是围成一圈的舞者们。舞者们以不断旋转的舞步,展开个体自转与集体公转的运动轨道,共同展示着包容与接纳。随着时间的推移,舞者们由内在脊椎的螺旋舞动开始蔓延至手肘,直至指尖末梢。在大开大合的漩涡流动中,十位舞者的双手交缠仿佛熊熊火焰燃烧着身体,强烈的能量连接让整个空间充满天旋地转的生命仪式。

展开全文

作品《10》

旋转是宇宙万物的自然运动,作品通过舞者们聚散离合的圆形舞蹈勾勒出一篇人类原始的篝火寓言,如世世代代人与人强联结的情感共性里,期盼生命循环,生生不息。

对于“圆”理念的由来,来自陶冶受东方思想的启发而形成独创的圆运动身体训练体系。东方的思想背景来自对空间、时间、自然界秩序与变化的观察,这种观察又回归到人类社会活动中:万物有序,且相应和,往复循环。而我们,一直身处在一种浑然一体的思想体系中,这种宇宙观将天地万物看作是循环的一部分, 并生出对应的时空观。圆的象征,这种中式隐喻从来没有于中国人的生活中脱离,中国的武术和戏曲,建筑和书法,观行与察事,方方寸寸中藏着圆,圆的周备、具足、因果特征,充斥着整个东方文化。我们把世界归纳为圆,而圆将会无止尽地运动,接以生出万物。

东方人的身体最大的特征是兼容,陶冶通过“生笔画圆”将身体的每一个点发展出圆规方向的解读,身体每个部分都能生出画圆的点,?出不同的线,并进行一个圆形规律上的探索,形成身心内外空间的联动。舞者在作品《10》中不断用身体的不同部分画圆,圆与圆交换在一起,形成了波,像一滴水落入水面,源源不断,生生不息,身体之间形成了一场无穷无尽交互对话的过程。身体成为耳朵,成为呼吸,用身体每一寸进行观照,继而与整个现场成为一体,凝结到一种巨大的、深刻的情感中去。

作品《9》

陶身体成团十二年,陶冶和舞团主创段妮对身体纯粹的探索不曾改变。“跳舞,可以不通过镜子观看自己。内观,是通向自我的另一面镜子。眼观鼻,鼻观心,心观中段,无限自观,身体是一座庙宇。”陶冶说。

作为舞者,传统的训练方式,就是对着镜子去练习,你看到的永远是镜子里的自己。陶冶提出了“内观”的概念,他认为每个人都有唤醒自己的能力,当你一步步内观时,舞者就剥离了外境,开始清楚感知自己的身体,“你知道身体去哪了,手、腿抬到什么位置,可以唤起多少角度,你的后脑勺、脊椎、脚后跟都可以跳舞,你知道它在那个空间,去连接了哪些外部的位置,而内部你知道有多少劲,能发多少力。”

作品《9》

陶冶的观念改变着段妮,“他在用一种更深层的方式让别人知道我们在跳舞,我们表达的不只是眼睛里看到的东西,我们在用内在力量、意识去支配身体,”段妮说陶身体的训练厅舍弃了镜子,“我们告诉舞者,你会有两双眼睛,内视和外视,在你舞动时,会清晰地感知身体每个部位在哪里,这是一种意识上的训练,用内在的力量去支配身体,所以在舞台上,我们都是用一种自观的方式来展现整个作品。”

陶冶说,提出这一观点,也是受到段妮的触动,“她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光头女舞者,她说头发会干扰她,这个很打动我,在我剪去头发后,发现我们的后脑勺存在一片空间是盲区。我们平时通过镜子来折射自己的外部状态,但后面你是看不到的,就容易忽略,而我们又太依赖这种观看。但其实没有正、反,你真正在表达的只有你自己以及你与外界的关系。”

“人有很多种感知,比如视觉、听觉、味觉、触觉、意识等等,这些感知是不可被割裂的,它们是一体,你一层层去唤醒它们,就不必再依赖镜子,”陶冶强调,提出‘圆运动’其实不是不观看,而是通过内观的过程,收入周围的所有,“我的余光能感知很多很多的细节,可以将整个空间360度都收入,再在自己的意识中产生连接。身体是流动的,所有的细节在一条曲线中发生,你要拐到另一个侧面,才能发现它的空间感是另一番样子的,它有隐藏,它有包裹。所以我觉得内观就像把自己变成那个点,点如同黑洞一般,可以无限吸收外部分的能量和意识。”

如何获得这种内观,段妮说“理性”和“专注”是他们每天都在强调的。“这两点是我们在跳舞时必备的,必须要理性,理性之后才可以专注你的每一刻,进而才能控制自己,专注到极致,才会拥有内观的能力。”

对于经历了半年多疫情的所有人,陶冶希望,作品《10》能够唤醒并带引大家重新看待自己、看待世界、看待人性,最终给每个进入其中的人带来长久而弥深的触动。

作品《9》则是陶冶对于生命的发问,生命从何而来?从何而去?仰望星空,众生皆苦,俯看脚底,生命微尘。《9》的开场,舞者们自由舞动。每一个舞者的身体都不相同,但是每个人都有着一套行动逻辑,这是一场生命之舞,从诞生到死亡,舞者演绎着每个人的轮回。

“在我看来,极简与极复杂是共存的,唯有渡过两极不断的拉锯,其中蕴含的绝对纯度才能被归拢凝练。”陶冶说。舞者身体的每一寸都在生笔画圆。一个动作出去,它一定会回来,每一次转动即是提问,下一秒回旋便是回应。陶冶希望通过系列的“乱”去寻源讨本,自己与自己的关系,自己与周遭的关系,以及如何面对这些关系。9名舞者看似无序,却又在其中以独立的身份创造着有序,就如生活芜杂。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