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沅江教育信息网 > 央广《军旅文学之窗》丨军恋的滋味

央广《军旅文学之窗》丨军恋的滋味

时间:2020-10-25 09:57  来源:沅江教育信息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央广《军旅文学之窗》丨军恋的滋味

央广网9月27日消息 (祖志宏)今天的军旅文学之窗,播送散文《军恋的滋味》,为您讲述河北省秦皇岛市一位女青年和北疆边防部队一位上士的爱情故事,一起感受这份军恋的美好。

2015年,我已经28周岁了。作为一个农村姑娘,许多和我一样大的女孩,早就结婚,孩子也已经几岁了。而我,还是一名单身女青年。父亲说:“闺女,你读书读傻了吗,怎么还不会恋爱了?”表面上,我对父亲的唠叨无动于衷,可心里却在嘀咕:“当初,不是您不许我早恋吗?”

从小,父亲就对我要求非常严。上中学时,我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同学们都喜欢找我核对作业答案。有一天晚上,一位男同学给我打电话,恰巧父亲接到了,他一听是男生的声音,立马板起脸问他:“你是谁?给我闺女打电话干啥?”

这位同学被父亲的一连串问题问得不知所措,紧张之下匆忙挂了电话。父亲扭过头就对我说:“你现在还小,主要任务是学习,不许你找男朋友!”我听了后,哭笑不得,也不好反驳,只好一个劲地点头说:“是!”

然而,在我大学毕业之后,父亲却开始着急了。但因为工作忙,经常加班,我确实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件事情。一次,父亲通过熟人得知有位在外当兵的小伙子还没有女朋友,他立即要来了这个小伙子的手机号码,并把我的号码也给了对方。

父亲年轻时,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未能如愿后,他就把这份情结寄托在我的身上。就这样,在父亲的撮合下,我和那名军人还没见过面,就开始了隔空的交往。

2015年6月1日的晚上,远在边防的那位军人第一次给我打来电话。电话里,他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他说:“我是一名军人,因为工作关系,我可能没有时间经常联系你,请你理解。”我刚刚回答他两个字:“好的。”他却说:“我现在有事,咱们回头再聊。”等挂了电话,我才发现,他竟然没有给我介绍自己的机会。

那段时间,我也正准备参加一个考试。每天除了工作,业余时间还要抓紧学习,我们彼此忙碌,正好互不干扰。几天后,我正在做英语习题,他突然给我打电话,声音很是急切。他说:“这两天工作忙,就没有联系你……”刚说到这里,他那头突然响起一声急促的哨音,他急忙地告诉我:“我们集合了,有时间再聊!”

两天后,正好是一个周六,他发来信息问我:“在吗?”等我看到,已经是一小时以后了。而我回复后,他却又没有了信息,这让我有些失落。直到第二天早晨醒来,我才看到他在凌晨两点多回复的信息。他说:“对不起,我才看到。我刚站完岗,你已经睡了吧?”遗憾的是,因为我习惯每晚10点上床休息,所以,等我看到这条信息再回复时,也迟了五六个小时。

展开全文

中午吃饭时,他给我发来一张自拍照。照片里的他,皮肤有点黝黑,虽然相貌平常,但是,身着军绿色体能衫的他非常帅气。

自那以后,我每天早晨醒来都会跟他打声招呼,睡前也会跟他道声“晚安”。时间长了,我也就习惯了这种不能同步的聊天方式。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正在上班,他突然发信息约我见面。原来,他休假回来了。那天,我穿着蓝色牛仔裤和条纹半袖衫,扎着马尾,没有化妆。我在心里憧憬着他穿着军装,身材伟岸,捧着鲜花来见我的样子。然而,当我真正见到他时,他却穿着一件黑色的半袖和浅灰色的长裤,这让我有些小失望。我长吁一口气,调整好心态走向两手空空的他。

那天,夏日的阳光将我俩的影子拉得修长,我望着影子,心里正琢磨去哪里好,就听见他说:“不如我们先去吃饭吧。”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他请我吃了一份蛋炒饭。

不久,父亲打电话问我:“见面了吧,怎么样?”我说:“我们第一次见面,他请我吃蛋炒饭。您觉得咋样?”父亲说:“很不错啊,看来是个会过日子的人,靠谱。”我翻了个白眼,不说话了。父亲又说:“闺女,吃啥不重要,得看小伙子人品。”我嘴上不说啥,心里却认可父亲的说法。

第二天,他打电话问我:“咱们周末能见面吗?”我回答他:“周六不能,我有课,周日吧。”周日一大早,他就给我发来了他的位置,我坐车去找他,到了那里,才发觉自己“上当”了。

原来,他不是要带我出去玩,而是把我带到了他家人那里。我这个丑媳妇,就这样毫无准备、两手空空地见了公婆。他带我参观了他的家,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写着“军魂永驻”四个字的条幅,屋子里的陈设是北方农村的大火炕,上面有一张小方桌,桌上摆着他参加维和时的一张合影。他问我:“猜猜上面哪个是我。”我一眼就从照片上找到了他。

吃饭时,他的母亲给我夹了一只很大的螃蟹,看着我不会吃螃蟹,他就拿过去,细心地剥开,将蟹肉一股脑地放进我的碗里。我红着脸,低着头吃着,那一刻,感觉既害羞又幸福。

十天后,是他归队的日子。我请他吃我亲手做的饭,可惜排骨没炖好,嚼起来有些吃力。我不好意思地说:“别吃了。”他却说:“干嘛不吃啊,挺好吃的。”自此以后,我就专心练习做好这道菜,而我和他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他回部队后,我们一如往常地交流,不知不觉,爱情的种子在我们的心中悄然生根发芽,我们的联系也变得更频繁,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可是我却有诉不完的衷肠。每当收到他的短信,我都会对着手机傻笑。

爱情相伴,一切都变得如此美好。在他的激励下,我顺利通过当年跨专业提升学历的考试,而他也因为在部队工作出色,被评为训练标兵和优秀士官。2015年的12月31日,我们领证结婚,这段相隔千里的异地军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