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沅江教育信息网 > 不能畅所欲言、无暇做喜欢的事丨社畜生活中如何保持自由感?

不能畅所欲言、无暇做喜欢的事丨社畜生活中如何保持自由感?

时间:2020-09-28 02:48  来源:沅江教育信息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不能畅所欲言、无暇做喜欢的事丨社畜生活中如何保持自由感?

原创 KY KnowYourself

KY作者 / Jojo、Ivan

编辑 / KY主创们

策划/Ivan

插画/Always

大家好,我们是来自KY编辑部的作者Jojo和Ivan。

这两天,一封来自应届生的信件引起了我们的共鸣。

KY君,我刚刚大学毕业,进了一家公司,正式成为了一名“社会人”。

终于告别了学生时代,也顺利找到了工作,我本来还是很期待的。但我最近发现,上班真的很不自由。

我不能穿自己喜欢的衣服,头发不敢染自己喜欢的颜色,也根本没时间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我感觉自己每天过得都很压抑。

社会人都是这么不自由的吗?我以后一辈子就要过这种日子了吗?

坦白地讲,这个问题,我们也思考了很久。

但遗憾的是,我们发现社会人真的很不自由,成年更像是一个越来越不自由的过程。

考大学以前,家长总是说,考上大学就自由了。但其实,进入成年人的生活后,还有无数难关等着我们。

比如成家、生育,这些人生阶段的转变都会带来新的约束——我们不得不把很大一部分精力和时间分配给家人。

我们两个也感受到,“终于逃出爸妈掌控,自己挣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却发现根本不敢买买买,而是想要把钱省下为未来作打算。购物自由反而更少了。”

展开全文

听起来好惨,但经过对文献的学习和内部探讨,我们发现,不自由不一定要成为所有成年人生活的主旋律,它也不一定是每个人的宿命。我们还是有可能生活得更自由一些的。

今天,我们就将学习与讨论的结果,以及从中获得的启发,与大家一同分享~

01.

生活中,我们经常感到被束缚的痛苦,比如:

学生时代,爸妈和老师总是管着我。要是有朝一日可以独立出来,自己赚钱就好了。

后来上班,每天早起都很痛苦。如果可以自由职业就好了,想几点起就几点起。

终于做了自由职业者,又发现焦虑和压力更多了,还要根据客户时间安排工作......

我们对于自由的第一个迷思就是,我们总是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摆脱束缚,然后追寻到自由。但这种解决思路并不奏效。

在《逃避自由》一书中,弗洛姆写道,真正的自由包含两个方面:

一是负向自由(negative freedom),即脱离外界束缚而获得的自由。这也是前文中我们提到的,人们经常追求的一种自由。

另一方面则是正向自由(positive freedom),它指的是拥有自我力量而获得的自由。

开头所提到的那种不自由感,其实是被束缚的感觉。总是想要摆脱束缚,是想要获得负向自由。

可是我们会发现,脱离这些束缚后,虽然会感到一瞬间的快乐,但随之而来的可能是恐慌。因为负向自由意味着你要开始为自己做出决定,你会发现: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选项,原来我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然我就要因此付出代价。

比如:

爸妈出门旅游,留我自己在家,终于没人管我通宵玩游戏、吃宵夜了。前几天确实很爽,但一周过去后,感觉身体好沉重,也没什么精神。

公司放松了打卡,我终于可以自由安排时间了。过了两个礼拜复盘才发现,工作效率下降好多,结果也不太好。

当人们有机会自主做出选择时,可能会发现这件事原来并不比之前在束缚中时容易。

02.

更重要的是,在脱离束缚的同时,我们与重要他人、与外界的连接也断掉了。我们可能感觉自己像一个“没有根”的人,无处承接,并因此产生一种根本上的不安全感。

此时,我们是独立的,却也是孤立的。我们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平庸,找不到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感到生活充满疑虑、人生没有方向。这是一种极为强烈的刺痛感,在它的推动下,我们可能会:

一边抱怨父母管得多,一边还是选择搬回父母家生活

总是会被那些控制欲极强、喜欢“管着你”的人吸引

明知道和现在的朋友圈子待在一起不开心,还是勉强自己融入

很羡慕那些能按照自己心意生活的人,但自己很难打破社会常规

为了逃避连接断裂所带来的不安和焦虑,我们会本能地为自己重新寻求束缚,试图回到束缚中去。

甚至可以说,在一些情况下,我们感到不自由,并不是外界束缚真的那么难挣脱,而就是因为我们内心不敢丢掉这些束缚。我们并非真的无法逃离父母掌控、打破社会常规,只是因为连接断裂后的孤立和不安感太痛苦,因此,我们“假装”看不到这些自由的存在。

03.

我们在前文中讲到,自由还有另一个经常被我们忽视的方面——正向自由。它是指,当我们作为独立的个体,与世界产生关联时所拥有的自由。正向自由不是脱离连接的,它必须从连接中获得。

在从原先拥有的连接中脱离出来后,我们要找到一种与他人、与世界连接的新方式。而正向自由的本质,就是这种新的连接方式。

与最初带有强烈束缚感的连接不同,这是一种更为成熟、积极的连接。在这种新连接中,我们能够感受、呈现出自我力量(self strength)。我们会拥有更多自主性——在工作中,积极反馈、改进;在生活中,也敢于尝试更多方向,丰富体验。

弗洛姆认为,所谓“自我力量”,是指我们成长过程中建立起的一种内在力量。简单来说,随着年纪、阅历增长,我们慢慢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情绪、想法、认知和愿望。在将它们整合起来的过程中,我们逐渐成为了独立的个体,拥有了“自我”。

当一个人的自我力量被发挥出来,ta能够以个人意愿和判断为引导,做出属于自己的选择。Ta能够承担自主选择所带来的压力和责任,明白这个选择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并能对它感到自信。Ta真正享受到自由的益处,也会付出努力追寻更大的自由。

在上面的例子中,还有一种可能,即一个人因为觉得设计专业很时尚,就“以为”自己想要成为设计师。Ta其实对这一学科并不了解,也没有发自内心的喜爱,只是在大众认知的影响下误会了自己。

当一个人的自我力量被压抑,ta像是一个没有“自我”的人,经常(在意识不到的情况下)将社会规训或是大众想法当作是源于自己本身的,然后做出并非出于本意的、“虚假”的决定。

这个人并不真正地了解或者说理解自己。Ta经常对自己、对世界感到困惑——不知道自己的潜能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做出最适合自己的选择。Ta很难享受到自由的益处,也往往容易陷入“自我设限”,拘泥于束缚中难以走出。

对拥有正向自由的人来说,独立并不意味着与外界彻底断裂。我们在享有自由的同时,依然与世界有连接。没有受到孤立不安感的折磨,我们也就不会再把自己拉回到束缚中。

因此,拥有正向自由后,我们才有勇气和力量,能真正抓住自主的机会。我们能够谨慎却自信地为自己做出决定,选择合适的道路,实现自己的潜能。此时,我们才真正享受到自由的美好。

想要真正获得自由,除了摆脱束缚外,我们还必须追寻正向自由。

04.

那么, “新连接”要如何建立?怎样才能找到正向自由?根据弗洛姆在书中提出的理论,我们总结出了以下步骤:

也就是说,只靠思考是不够的。弗洛姆将上述这些表达/实现自我的行动,称为“自发性活动(spontaneous activity)”——我们源于自己内心的真实渴望而行动。此时,我们既是作为自己(独立个体),也是作为社会中的一份子,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这也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与世界连接的新方式。正是这些包含着真实自我的关系以及作品,在我们和世界之间架起新的桥梁。它能够令我们摆脱初始连接断裂带来的的孤立不安感,从而敢于拥有更长期而稳定的自由。

说了这么多,我们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在成年人的生活中,想要追求真正的自由,只靠想办法摆脱外界束缚是不够的。当我们找回真实的自我,并用更积极的方式与世界建立新连接,我们就能够在生活中承担起更大的自由。

此时,我们就可能看到,原来在身边的条条框框外,一直藏着很多选择的机会。成年人的生活,也并不全是一副束手束脚的模样。

这当然是很难的,但当我们向着这一目标迈进,我们就可能真正获得自主的力量,抓住选择的机会。

Reference:

Fromm, E. (1994). Escape from freedom. Macmillan.

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