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沅江教育信息网 > 张夏添:在作品的创作中,活出真切自我

张夏添:在作品的创作中,活出真切自我

时间:2020-09-26 08:00  来源:沅江教育信息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张夏添:在作品的创作中,活出真切自我

   “此时此刻,有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夏添,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孩笑靥如花、一丝顽皮浮于眼波,“从访问到被访问,原来相隔不仅仅是一个话筒的距离。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张夏添,作为精通英语法语的双语主持人,在诸多国际访问中妙语连珠、旁征博引,为观众呈出一场视听盛宴。她的话筒对面有一串星光熠熠的名字:诺兰、迈克尔贝、雅克贝汉、凯特布兰切特……从电影美学到语言研究、从人文历史到哲学思辨,古今中外无所不谈。思维交锋博弈之间,访谈节目极富文化厚度与艺术广度。

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作为幕前文艺工作者,她的明艳动人毋庸置疑。只是不同于荧屏中的浓烈张扬,生活中的她更为古典沉静,书卷气轻笼于一颦一笑之间。“叫我夏天就好了,夏天的夏天”。夏天毕业于“外交官的摇篮”——北京外国语大学,攻读了英语文学及经济学双学位后,于加州伯克利大学修读电影理论及电影史。夏天毕业后,作为双语主持人及国际制片人深入报道各国电影及文化历史,足迹踏遍美洲、欧洲、非洲。她身赴戛纳电影节等诸多国际电影盛宴,从小荧屏到大屏幕蜕变的转机就此到来。“我的生日是5月23日,那也是每年戛纳电影节的举办期”,她说道:“犹记得电影宫的夜晚,无数烟火点燃地中海,庆祝戛纳七十周年的成功举办,砰砰砰的燃放声如同我的从未如此热烈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我决定不再只当电影的旁观者。”

夏天自幼酷爱文学,最爱的作家是契诃夫。《白鲸》《第六病室》《魔山》《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短短访问期间她已经推荐了若干“不得不读”的“一本书”。她又是不折不扣的影迷,漫漫电影史、晦涩电影理论、从前期创作到中后期筹备的种种缓解,娓娓道来。电影节之后,如同每个被电影世界“袭击”过的人儿,她终于下定决心,迈出自我创作的那一步。

“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她说道:“古诗文中我最爱的一篇便是《赤壁赋》,而在哲学领域我感兴趣至深的也是存在主义。我是个早熟早慧的人,自幼察觉到人类的渺小和生命的短暂,便在成长中一直试图寻找或佐证自我存在的意义。从外交到新闻、从新闻到电视,现阶段,创作和拍电影是我对抗虚无的最新方式。我曾经试图从物理、宗教、哲学甚至更多的文化分支去寻找答案,只是上下求索间终于明白,或许探索与抗衡“存在与虚无”就是我的宿命,正如每个人都有自己放不下舍不掉的枷锁。我终于学会了在疑惑中,美丽而浪漫的前行。”

说话间,她想要轻轻叹口气。理了理玫瑰色的裙摆,却忍住了,“执着于没有答案的问题注定很辛苦,因为所有的追求似乎都没有尽头。以前访问时,我问过很多艺术大师对于意义这个词汇的看法,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靠近或者疏远那个答案。我热爱电影,在作品的创作与制作中感到我真切的活着。只是,偶尔仍旧感到生命自有的孤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