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沅江教育信息网 > 照片不会说谎,但说谎者可能会拍照

照片不会说谎,但说谎者可能会拍照

时间:2020-09-24 22:35  来源:沅江教育信息网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右侧通用580*90广告位

原标题:照片不会说谎,但说谎者可能会拍照

Kyler Zeleny

编译:柴柴

Kyler Zeleny在加拿大阿尔伯塔中部的一个农场长大。农场把他与外界隔离开来,让他懂得大草原景观和充满活力的想象力的重要性。因此,他倾向于开放的空间,这是他成长的遗留物,大城市是他渴望与人联系的回应。

他的作品受到了对过去元素和对未来思考的迷恋的影响。因此,他很少活在当下。他认为,最高的美德之一不是智力本身,而是对知识的追求,无论是学习如何焊接还是阅读布迪厄。

在过去的五年里,对知识的追求使他走上了加拿大西部乡村的道路,偶尔也会去蒙大拿。他睡在车里,在湖泊和社区的游泳池里洗澡,他花时间试图理解当今乡村社会的观念以及它如何被视觉化地表现出来。这种对理解农村的追求消耗了他,但没关系,因为他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艺术摄影圈”,阅读更多精彩访谈文章。)

对话 Kyler Zeleny

J=James Wrigley K=Kyler Zeleny

展开全文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选自《出西部记》

J:很明显,在你的作品中,你对表现一种地域感感兴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开始这个系列,以及你在这个长期项目中的经历吗?

K:《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2015年)是乡村社区三部曲的第二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出西部记》(Out West,2014年),记录了加拿大西部居民人数不超过1000人的城镇。《Crown Ditch》是专门关于阿尔伯塔省乡村空间和社区的,并利用肖像来想象乡村个案。最后一个项目我在今年春夏拍摄,是关于阿尔伯塔省的一个具体的乡村社区。这个社区几乎是一个缩影,或一个大草原乡村社区的一般代表。连接这些项目的线索是我对记录乡村空间的兴趣。这种兴趣的一部分是把它们看作地域,我对这种地域性或地方主义的概念,以及创造一个省或一个地域的视觉特征感兴趣。例如,当我们在照片中看到美国南部或西部时,我们如何知道或感觉到它?这也是一个固有的问题,因为边界不是有限的结构,而是流动的。

J:正如你提到的对人们如何看待美国南部或西部感兴趣。当你把自己的凝视包含进来时(或者不会),作为一名摄影师你会怎么做?很多摄影师都以不同的方式工作,我很想知道你是否试着远离自己的感知,或者更准确地说,用一种将自己排除在外的方式去研究和展示它?

K:我认为摄影作为见证或照片作为真相的想法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过时了。Lewis Hine曾经说过,“照片不会说谎,但说谎者可能会拍照”,我想你可以更进一步说“照片能揭示真相,但不是所有真相”。也就是说,所描绘的往往是真实的,但只在那个时刻和那个语境下。事实是主观的,框取更是如此,是创造性的。所以当我拍照的时候,我带着一种自反性,我知道我是一个操纵相机的主观存在,我所见证的是真实的,但这个真实只对我而言。你称之为感知,另一个词是直觉,它是不可回避的。作为一名摄影师和学者,我所做的工作是拥抱我自己的摄影直觉,并试图将其与学术的严谨性结合起来。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选自《Crown Ditch and the Prairie Castle》

J:我对你系列作品中选择的关键词特别感兴趣。它为图像定下基调,回到那种地域感,这些词是诗意的描写。为什么你以这种方式选择这些关键词?

K:这项工作是我博士研究的一个组成部分,我经常看到一些过于“术语化”的关键词应用于项目。我想创建一组关键词,可以进一步加深读者对项目的理解,但也可以表达媒介本身的诗意。对我来说,这也是一种表达我的观念和观察的方式。因为很多原因,这些观念和观察在图像中没有表现出来。这项工作仍在进行中。(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艺术摄影圈”,阅读更多精彩访谈文章。)

J:你是如何在这些图像中进行叙述的?你的拍摄方法是什么?

K:随着我继续拍摄,叙述也在不断演变。说到我的方法,主要是先创作作品,然后经历过程,然后是排序,以确定故事将如何讲述。换言之,拍摄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叙述的方向。我一开始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但允许我自己在乡村城镇和事件中探索,推动这一进程。

选自《Bury Me In The Back Forty》

选自《Bury Me In The Back Forty》

选自《Bury Me In The Back Forty》

选自《Bury Me In The Back Forty》

J:我在你的网站上看到,你参加过像Alec Soth、Jim Goldberg和Mark Powers这样的摄影师的工作坊。你有受到什么启发吗?你是如 何让灵感影响你的工作的?

K:Alec Soth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所以我欣然接受这个机会,参加了他为期两天的Magnum工作坊。尽管如此,当一切都说了又做了,我不确定我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了什么。因此,我不认为工作坊是寻找灵感的最佳方式。它们往往还不便宜,而且几乎总是短期交易,对长期工作没什么帮助。我的灵感来源是摄影集(photo books),我喜欢通过别人创作的摄影集来学习。Instagram和网站都很好,但是没有什么比坐下来慢慢读一本摄影集更好的了。

J:关于如何向那些激励他们的人学习,你对摄影师们有什么建议?

K:与上面的问题相似。关于阅读和学习。Alec Soth曾经开过一个博客(不确定它是否还活跃)。博客为他的创作过程以及他如何看待摄影这一媒介提供了精彩的一瞥。因此,如果一个摄影师对某人的作品感兴趣,就去搜索一下,包括他们的作品以及他们可能就此主题写的任何东西。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选自《寻找宝丽来》

J:我想谈谈你对寻找摄影和档案材料的兴趣。2011年,您启动了《寻找宝丽来》项目,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首先,你的兴趣是从哪里开始的?

K:《寻找宝丽来》是分阶段进行的。我总是被图像所吸引,尤其是我家人的相册。我可以模仿他们的笑声和言谈举止,可以讲述他们的历史。我们看我们的家庭相册,可以发掘丰富的知识。让我感兴趣的是发现的图像,特别是宝丽来的,它们存在的视觉证据与了解这些人是谁、做了什么,伤害了谁,或者他们爱过谁之间的脱节。我很想知道这些人是谁。我不断地问自己,“谁会放弃家庭照片?”我试图通过与卖给我这些图片的人交谈来确定这些图片的来源,但他们不知道,他们说这些图片是通过房地产销售获得的,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这些人似乎对这些图片所呈现的故事不那么感兴趣,而更专注于倒卖破产者或死者的物品。最初的项目想法是尝试返回图像,我成功了,大概有2到3张,但我有6000多张。所以我想,如果我们不能知道他们在生活中是谁,我们至少可以把他们可能是谁虚构出来,以至于故事——尽管是基于虚构——可以属于图像中的人。

J:你对初出茅庐的摄影师有什么建议?有什么你希望早点告诉你的吗?

K: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也是经常被问到的问题,所以我试着提供一些不同寻常的答案。要专注于成为一个讲故事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摄影师或记录者。不要指望纪实摄影能赚钱,要看作是一种职业和爱好相等的部分。在你的创作过程中要专业,但不要期望获得巨大的金钱收益,或任何过高的声誉。这个领域已经饱和了,现在人人都是摄影师。找一份工作以支持你的摄影兴趣,为了支付账单而给你的创作施加太多压力是不健康的。还要避免幻想破灭,毕竟,摄影是迷人的。

(本访谈文章翻译时有删节,欢迎指正关于翻译的任何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